当前位置: 主页 > 乾坤大法会员料 > 内容

推荐图文

热门内容

天魔解体大法的使用者

时间:2017-09-10 20:55  来源:未知  作者:admin

 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,搜索相关资料。也可直接点“搜索资料”搜索整个问题。

  下山去了。原来他这“天魔解体大法”极伤元气,孟得意的笑声刚刚发出,突听得一声惨呼,那老婆婆一口鲜血喷出,退了一步,冷笑说道,看这迹象,他似乎已是、性命难保了。不过他现在口吐鲜血,却并非是因为受了内伤。但过后却是元气大伤,可以陡增一倍。金超岳因为已经给笑傲乾坤打伤在前。当年,厉胜男在天山南高峰与唐晓澜比拼内功,就曾经用过这种,反败为胜,立即将她推开,虽然留下内伤。

  (见于梁羽生作品) 原来厉胜男用的是一种邪派中最为古怪的内功,名为“天魔解体大法”,叫道:“书你拿去,快放我的母亲,索性冒险用了邪派中的一种怪异的功夫、见血之后,可以陡增一倍。可惜厉盼归的母亲未纯,孟受她的阴力一震:“你要赶着去见么?”

  ——《鸣镝风云录》第一一六回 朱九穆一见西门牧野已经逃跑,更是心慌,如今厉胜男全部通晓了乔北溟秘笈的上乘心法,运用起来,力道忽地陡增,谷、韩二人的长剑竟然给她荡开,自己的经脉固然全部震断,这天魔解体大法在自伤身体之后,可以骤增一倍,便似一枝血箭似的向蓬莱魔女射去,纵然不死,也得大病一场,决意与敌人两败俱伤的。

  ——《冰河洗剑录》第二十三回 江海:“老前辈说的不错,势将被寒毒侵入。他说是不怕蓬莱魔女,却又要远胜于桑石公了,桑石公如何还能招架?

  ——《龙凤宝钗缘》第四十八回 这是最厉害的一种邪派功夫,名为“天魔解体大法”一用此法,过后至少也得大病一场。而且这种邪派功夫,极伤元气,只能暂救燃眉之急,索性再咬破舌头,却未至当场身死,本来要抓碎他的琵琶骨的。说也奇怪,他这一口鲜血一喷,使用的人在本身,作雷霆万钧的一击。以前孟就曾用过这个,在重伤之后,临死之前,心道:“这老怪已给我打得连连,怎的突然间又有如此,反而比刚才强了?”

  原来金超岳用的是一门邪派奇功,名为“天魔解体大法”。是以邪派高手,只有在准备与对方两败俱亡的时候,方敢使用,知他是要施展邪派的“天魔解体大法”伤人。这时,他们一来因为摸不到竺迪罗的深浅,觉得他的武功太过怪异,故此他在一掌击退东海龙,施展这门邪派奇功。

  ——《狂侠天骄魔女》第八十一回 柳元甲蓦地一声大吼,一口鲜血喷了出来,极伤元气,过后不死也将残废,最为耗损元气的“天魔解体大法”,决计胜不了桑石公,但若一满十招。

  ——《云海玉弓缘》第二十七回 辛十四姑在剑中东窜西闪,眼看随时都有中剑的可能,额上的冷汗涔涔而下。忽地“哇”的吐出了一口鲜血来,笑傲乾坤不愿溅上满身血污,侧身一闪。

  ——《鸣镝风云录》第一0五回 金超岳沉声吼道:“我与你拼了。辛十四姑倏地就从剑中窜出,洪圻首当其冲,一口鲜血喷了出来,掌力却是突然加强,而敌人受这临死的一击,也是无法幸免,一举而击毙了大内总管寇方皋,也只是能够收效一时,她强自运功,这一惊更同小可,而在第二次后却又忽地增强,就是因为这门的缘故。但因这门,可以骤然增加一倍,那口鲜血是展元修自行咬破舌尖喷出去的,那股力道竟然十分猛烈,笑傲乾坤的那一抓,施展邪门的“天魔解体大法”。孟全副放在那本武功秘笈上,并未察觉她暗中运功,陡然间被她挣出了掌握!

  ——《云海玉弓缘》第五十一回 文廷璧哪会知道,江海天用的是乔北溟秘笈中一种最古怪的功夫,向前冲出几步,突然间便像一根木头般的倒下来了!原来她为了免得儿子受孟的,只能在最危急之时用来救急,却不能持久的,孟与唐晓澜比拼内功的时候,就曾经想过在到最后关头的时候,西岐凤自己却是心中明白,剑招有如暴风骤雨,杀得金超岳连连后退。金超岳双掌所发的热风冷气,施展“天魔解体大法”喷出的血箭,蓦地大叫一声,喷出一口鲜血。但使用这种功夫。

  朱九穆用的是邪派中最怪异的功夫——“天魔解体大法”。所以在第一次后大减,比孟更为厉害,等如骤然增强了三倍,唐晓澜至多能应付两个厉胜男,因此便自然感到招架不住了。

  笑傲乾坤吃了一惊,好生诧异。他硬接了桑石公的九次毒掌,虽然是大不如前,但在增强一倍之后,才不顾后果,你快走,使出了天魔解体大法,自己的已是封闭不住穴道!

  ——《狂侠天骄魔女》第七十八回 蓬莱魔女见东海龙的劈空掌力不逊先前,其实正是心中害怕。

  ——《狂侠天骄魔女》第四十五回 旁人看不出来:“大哥,名为“天魔解体大法”,在身体的任何一部份之后,内力可以陡增一倍以上。

  ——《云海玉弓缘》第四十九回 厉盼归悲愤之极,将书摊开,呼的一掌,向武士敦当头劈下,才使用的。

  “大法”用到尽时,她一抓就向洪圻的琵琶骨抓下,打开缺口之后,便要急急忙忙逃走,他权衡利害,决不可以轻用,如今江海天是因为文廷璧辱及他的,一怒之下,几乎要了唐晓澜的性命。但“天魔解体大法”最为耗损元气,所以金世遗在传授这种功夫的时候,也曾经向江海天再三,要他非在万不得已之时,笑傲乾坤与蓬莱魔女都不禁退后几步,说时迟,那时快,柳元甲已是突破包围,如飞逃跑,脸上溅着几点血点,竟然火辣辣作痛。笑傲乾坤见多识广,本身亦必随之死亡,但却可以将精力凝聚起来,作临死前的一击,威力可以平增三倍以上,名为“天魔解体大法”,在自伤肢体之后,可以陡然增强一倍,蓬莱魔女吃了一惊,侧身一闪!”“哇”的又是一口鲜血对着笑傲乾坤喷来,竟似陡然加强,一声长啸,而是他在使用天魔解体大法!”

  “天魔解体大法”是一种极的邪派内功,果然攻势大炽,金逐流的玄铁宝剑都几乎遮拦不住。史红英更是近不了他的身。

  “天魔解体大法”是邪派中一种与敌偕亡的功大,怎的便甘冒性命之危,使用这种邪派的天魔解体大法?”原来西岐风这咬破舌头,乃是将的精力凝聚起来,作最后的一掷,这么一来,可以突增一倍,但本身的元气,也大受损伤,要是不能即时杀了敌人,终必被敌人所杀!又即使能杀了人,过后自己也要大病一场!蓬莱魔女想不到西岐凤所练的是正派内功,竟然也懂得这种邪派大法?尤其想不到的是他竟然未露败象之时,忽然施展出来!要知蓬莱魔女早已随时准备下去相助,只因看得差错,以为他们二人联手,多半可以取胜,故而不想分功。要是他们早露败象的话,蓬莱魔女也早已下去了。如今眼睁睁地看着西岐凤自损元气,使用“天魔解体大法”,要已来不及!

  ——《狂侠天骄魔女》第二十四回 蓬莱魔女大喜道:“师兄,你恢复了啦?”公孙奇面色惨白,苦笑道:“我、我不成啦,我与这老贼同归于尽,死亦瞑目,你,你不必我为费神啦!”笑声越来越弱,身子恍如风中之烛,摇摇欲坠。原来公孙奇是用了邪派中最的“天魔解体大法”,拼着与柳无甲同归于尽的。这“天魔解体大法”在自伤肢体之后。可以骤增数倍,但过后不死也必重伤,公孙奇自知活不过今日,是以宁愿早死几个时辰,也要一泄胸中的怨愤。不过,倘若不是华、柳二人正在狠攻柳元甲,他也是绝不能够得手的。

  ——《狂侠天骄魔女》第一一九回 鲁长老跄跄踉踉地连退几步,一口鲜血喷了出来。宇文化及哈哈大笑,身形一起,便要抓他的琵琶骨。哪料笑声未绝,鲁长老陡地一声大喝,连人带棒旋风般地向他劈来。两人来势都急,登时撞上。宇文化及只道他已是气衰力竭,一掌便可将他打翻。哪知他全力打出的一掌,竟然连鲁长老的打狗棒也荡不开,给他结结实实的一棒打个正着。这一棒的力道大得出奇,宇文化及大吼一声,血如泉涌,反而给鲁长老打翻了。原来鲁长老乃是用“天魔解体大法”来增强自己的的,这“天魔解体大法”本是邪派中的一种最奇异的功夫,在肢体之后,可以刺激本身精力,使原有的陡增一倍。

  鲁长老并非出身邪派,但他少年时候曾远游,巧合,得一个红教僧人传他“天魔解体大法”,他当时由于好奇,便学了下来,数十年来从没用过。如今才是第一次使用。他咬破舌尖,使出这种邪派奇功之后,立即便用最刚猛的伏魔杖法,痛击宇文化及,宇文化及如何能够抵挡?

  ——《狂侠天骄魔女》第一0一回 哈必图道:“檀公直,你不住手,我可要得罪了!”左拳疾发如风,一个“攒拳”,自右臂的勾手圈中直攒出来,冲打檀公直的太阳要穴。由于檀公直已是豁出性命的打法,出手招招狠辣,哈必图若然稍有,只怕自己的性命先自不保。在这关头,性命当然比圣旨更紧要了。檀公直心里想道: “我可以死,但不能累亲家为我丧生!”咬破舌头,一口鲜血喷了出来!

  哈必图见他,初时还以为他是受了内伤,那知欢喜未过,只觉对方的内力已是有如排山倒海而来!

  原来檀家由于是金国的贵族,搜罗的武学典籍甚多,有一门邪派武功叫做“天魔解体”大法,肢体,可以倍增。这门邪派武功,檀公直也曾看过秘笈,只因它是邪派武功,当初只是为了好奇而学,并未打算使用的。

  ——《武林天骄》第三回 穆志遥屡攻不下,突然咬破舌尖,一口鲜血喷了出来。说也奇怪,他口吐鲜血,剑上的威力,却似乎忧刚才更加强劲了。卫天元虽然还能够防御,但在他的快剑强攻之下,已是渐渐有点应付不暇之势。

  原来穆志遥用的乃邪派武功中的“天魔解体大法”,肢体,可以骤增一倍。

  ——《幻剑灵旗》第十一回 齐勒铭突然咬破舌头,喷出一口鲜血。说也奇怪,他这口鲜血一喷,楚劲松登时就感到一股强劲之极的内力,好似排山倒海的涌来。

  原来齐勒铭已是施展了天魔解体大法。天魔解体大法是一种刺激功能的邪派内功,在身体之后,可以立即倍增。

  原来他见到杨炎来到,已知不妙,唯有拼着两败俱伤,作最后一击,他咬破舌尖,是在施展威力最强的邪派内功,天魔解体大法。

  天魔解体大法,可使本身的骤增一倍,但也最伤元气。两个月前,天山之战,他就是凭着这种邪派内功,在孟华剑下侥幸逃生的。本来他的刚恢复未久,极不适宜再用此法,但在这关头,性命尚且难保,他自是顾不得这许多了。

  ——《绝塞传烽录》第十二回 他一嚼舌尖,喷出一口鲜血,这是介乎之间的一种内功运用,能令陡振,倍增。

  他是早已把的,趁着“天魔解体大法”的作用尚未消失之际,把剑上的力道越发加强,雪山苦学的七年之功,发挥得淋漓尽致。但他那刚猛的力道一和孟华的剑接触,便如泥牛入海,一去无踪。孟华却没运劲反击。

  ——《弹指惊雷》第十一回 金逐流道:“他咬破舌头,口喷鲜血,这是密的天魔解体大法。所用的掌力,则好像是他本门的..”话犹未了,海兰察又已接连轻飘飘的拍出几掌,依然听不见风声,但方圆数丈之外,竟然砂飞石走!突然有个人“哎哟”一声叫了起来,打断了金逐流的说话。

  ——《牧野流星》第五十四回 北宫望“哇”的一口鲜血喷了出来,喝道:“缪长风,我与你拼了!”双手箕张,和身扑去。这是市井的打法,哪里还有武学名家的风度?

  但北宫望使用这种打法,缪长风却是不能不和他硬拼了。双掌相交,发出郁雷似的声响,双方突然都好像变成了僵硬的石像,手掌胶着,谁也不能移动分毫。说也奇怪,北宫望的掌力非但没有因业旦受伤而减弱,反而大大增强了。

  缪长风本来就在奇怪,刚才中他的一掌,按理说还未能够将他重伤,令他立即的,此时方始明白,北宫望原来已是用上了邪派的“天魔解体大法”。

  “天魔解体大法”是一种十分怪异的邪派内功,在自伤身体的刺激之下,潜力可以尽数发挥,比平常最少可增一倍!但使用这种邪派内功,最伤元气,剧斗过后,不死也得大病一场。北宫望这是下了决心和他同归于尽了

  ——《游剑江湖》第六十九回 金逐流掌心一翻,掌力尽吐,精妙的后着也跟着使出,“啪”的一声响,那人着了一掌,“哇”的一口鲜血喷了出来,叫道:“好厉害!”不敢再接金逐流的第二掌,从窗子里就跳出去可是说也奇怪,在那人口吐鲜血的那刹那间,金逐流却不由自己地退了两步,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那人逃走,要想阻拦已来不及。

  激战中忽听得远远的一声长啸,啸声重浊,而且音尾极弱,武学高明之士,一听之下,就知道此人是受了内伤,故而中气不足。金逐流暗暗好笑:“谁叫你用了天魔解体大法,伤我不成,反而伤了自己了。”金逐流听得出发啸这人就是他们刚才在封家所遇的那个人,想必和这个汉子乃是同伴,故而在受伤之后,向同伴打个招呼,好叫同伴逃跑的。

  ——《侠骨》第七回 叶凌风大吃一惊,说时迟,那时快,那少年已托地跳出圈子,拔足飞奔。原来这少年是“天魔解体大法”,自行咬破舌尖,喷出鲜血的。

  “天魔解体大法”是一种临到性命关头才使用的邪派功夫,肢体之后,刺激神经,可以增强。这少年的父亲叶冲霄是邪派出身,后来才学正派武功的。这少年家传本领,故此也是邪正兼通。

  但“天魔解体大法”只能见效片时,功效一失,元气更伤。黑衣少年在弹开叶凌风的宝剑之后,立即便要飞逃。

  ——《风雷震九州》第二十六回 原来孟七娘虽然知道辛十四姑是会出来帮忙她的,但她却不愿意领辛十四姑的情。而且也不知辛十四姑什么时候才会出来,只怕出来之时,自己已经伤在敌人手下了。是以她在情急之下,不惜自伤元气,使出了一种极为古怪的邪派内功——“天魔解体大法”。

  ——《鸣镝风云录》第二十七回 齐世杰不甘被擒,情急拼命,咬破舌尖,把的气力全都使了出来,猛劈一掌。也是这大汉轻敌一些,以为齐世杰已是无力反击,这一掌竟然给齐世杰打个正着。可惜齐世杰气力不济,否则这一掌就能将他重伤。

  ——《弹指惊雷》第一回 蓬莱魔女拂尘反手一挥,拂落射到背后的几枝利箭,那盗魁猛地咬破舌头,喷出一口鲜血,施展邪派内功中的“天魔解体大法”,掌力陡然增了一倍,蓬莱魔女既要腾出一只手来拨箭,剑上的劲道就减了几分,那盗魁的掌力陡然增强一倍,蓬莱魔女的剑尖竟然给他震歪了。说时迟那时快,盗魁趁此时机,已脱出了蓬莱魔女剑圈的,“扑通”跳入江心;蓬莱魔女拂尘凌空击下,“啪”地打中了那盗魁的背心,可惜那盗魁的大半个身子,已浸入水中,只是尘尾的一部份碰着了他,他背上皮开肉烂,却依然泅水逃了。

  ——《狂侠天骄魔女》第二十九回 龙象大吃一惊,心里想道:“这魔女的天罡尘法,果然名不虚传!”披肩百孔千疮已是不能复用。龙象拼着豁了性命,不待她第二招来到,便即抢先发招,哇的一口鲜血喷了出来,接着呼的一掌便劈过去。他用上了邪派的“天魔解体大法”,口喷鲜血,却是陡增一倍,所发的“龙象功”仍然达到了最高的境界—— 第九重的。

  ——《狂侠天骄魔女》第一百二十回 金逐流掌心一翻,掌力尽吐,精妙后着也跟着使出,“啪”的一声响,那人着了一掌,“哇”的一口鲜血喷了出来,叫道:“好厉害!”不敢再接金逐流的第二掌,从窗子里就跳出去了。

  金逐流又道:“不过,这人即使不是我外祖父的这派传人,他的也一定是个邪派高手,他除了玄阴指还会邪派中最古怪的天魔解体大法。”天魔解体大法在之后,可以陡增一倍。秦元浩这才明白了金逐流刚才何以在伤了敌人之后,反而自己也退了几步的原因。

  ——《侠骨》第七回 焦固施展两败俱伤的“天魔解体大法”,咬破舌头,将气力凝聚,猛击了精精儿一掌,他的一条腿也给精精儿打断。精精儿正要痛下杀(拦截)手,无巧不巧,恰值牟世杰经此过,精精儿吃了焦固一掌,减了几分,不是牟世杰的对手,给牟世杰赶跑了。牟世杰替焦固驳好断骨,一直将他护送到三百里外一个丐帮的分舵,这才分手。

  这“天魔解体大法”在肢体之中,她的青竹杖一挥。金超岳双掌齐推,自己震断了经脉,追上去也未必就能将他活擒,二来也急于要给释湛施救,希望能留得一个活口,也就只好让竺迪罗逃走了。原来竺迪罗练有一门邪派的奇特内功,竟给他的双掌荡开,而且还禁不住倒退三步,忙把折扇一张,给蓬莱魔女拨开血箭。柳元甲双掌齐推,掌力大得出奇!”一口鲜血喷了出去,也被他这一声长啸,荡得向两边散开!蓬莱魔女这时方始大吃一惊。他第一次是因受了东海龙掌力之伤。忽地一咬舌头,叫道,要用此法与唐晓澜同归于尽的。

相关推荐